fbpx
體育主題 FeverSports

新冠病毒疫情籠罩下,興建新冰球場的啟示

卡加利馬鞍體育館是現役全北美歷史最悠久的全職 NHL 冰球場。大家知不知到這個場館在那一年開幕?為什麼卡加利需要興建一個新場館?

一九二八九這組五位數字,代表位於卡加利馬鞍體育館 (Scotiabank Saddledome) 的容量,亦是卡加利唯一合乎職業冰球配套標準的球場。馬鞍體育館早於一九八三年開幕,曾經舉辦八八年冬季奧運、數以千計大型音樂會、職業冰上曲棍球賽事及世界級會議等等,享負盛名。不過,隨著底特律 Joe Louis Arena 停用後,馬鞍體育館亦成為現役全北美歷史最悠久的全職冰球場 (算是最舊的冰球場館*)。如果你曾經去過馬鞍體育館,你便會見微知著,知道場館已經與現代多用途設施質素脫節!

*(二零二零年六月) 新冠病毒疫情對新冰球場的準備工作沒有太大影響,二零二零年四月份嘅消息指採購工作仍然運作,估計場館響二零二四年如期開幕。

興建新冰球場這個議題,已經在卡加利各界中討論、辯論、爭拗與洽商超過十年。結果於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號提交市議會 (City of Calgary Council Chambers) 之後投票獲得通過。

整項工程將會耗資五億五千萬興建。

當日,市議會以十一比四票數通過計劃,協議確定市政府及卡加利體育及娛樂公司 (Calgary Sports & Entertainment Corporation – CSEC) 各負擔二億七千五百萬,興建「活動場所中心」(Event Centre),當中包括可以容納一萬九千人的冰球場世界級設施,亦合乎奧運標準。

若果在冰球場上出現這個比數,我們稱之為「狂數」,而這次在市議會的投票意向來說,是一次「大比數通過」,反映多年的爭拗均捉錯用神。

Inside the Saddledome. Photo Credit: Brian Wong Calgary
Scotiabank Saddledome is having a WHL (Western Hockey League) game of the Calgary Hitmen.

通過計劃之前,「樽頸位」是財政融資安排以及將來分賬問題。有反對的一方覺得,為什麼政府要用公帑「貼錢」給私人財團卡加利體育及娛樂公司。由於反方將所有近年推動體育運動的項目及概念計劃,綑綁式針對了精英運動員及市政府浪費資源的源頭 (例如卡加利嘗試申辦二零二六冬季奧運會),令陰謀論叢生。

市長南施 (Naheed Nenshi) 與已故的卡加利體育及娛樂公司主席 Ken King 多次隔空「開火」,令計畫停滯不前。最後,政府用新面孔議員 Jeff Davison 協助斡旋工作,結果成功改變論述,逐以「市政府投資未來,推動刺激經濟」,說服了各階層及市議會。

Sports & Culture is a major pillar to promote Calgary.
Sports & Culture is a major pillar to promote Calgary. Photo: Tourism Calgary

事實上,要將民俗情感、自豪感、歸屬感去量化、科學化、理性化,的確困難。近年,卡加利旅遊發展局 (Tourism Calgary) 便加入了活動 (Event) 作為刺激經濟的關鍵基石。有了指標,政府便可以利用體壇盛事去推動旅遊、飲食及創造就業機會。

當然,在這次興建「活動場所中心」爭拗上,論述由原本「支持精英運動是沒有公眾利益」,改變成後來「可以活化舊區刺激經濟及城市未來發展」,便立竿見影成為有利可圖的計劃,確實有趣。

新論述強調,「活動場所中心」(Event Centre) 將成為卡城未來三十年發展的基石之一,繼續 “Put Calgary on the Map”。這種有雞先定有蛋先並要配合冒險家精神的情況,世界體壇比比皆是,而且有成功,有失敗。例如在英格蘭,一個英超冠軍,令李斯特城揚名世界;在 NBA,一位 Kawhi Leonard,將二十五年加拿大多倫多的籃球文化普及化,一日千里。又例如,一個又一個想用奧運或世界盃刺激經濟的主辦國,不少損手爛腳收場。

球迷打趣道,卡加利火焰隊 (Calgary Flames) 每十五年一潤的高潮 (一九八九年史丹利盃冠軍 / 二零零四年史丹利盃打入決賽 / 二零一九年以常規賽西岸冠軍躋身季後賽),都可以為市民凝聚歡騰,為班主凝聚財富,為城市凝聚名氣,亦令球隊成為卡城市民以及商界不可取代的表表者。所以,這次興建新冰球場所帶來的種種機遇,是值得一試。因為單單從創造就業,支持飲食旅遊角度思想,火焰隊以及世界級活動是一隻金蛋,絕對可以推動經濟,亦能將卡加利的形象推廣至國際。

Stanley Cup Run 2004
A lot more Americans learnt about where Calgary was the very first time in 2004 because of the Flames. Photo by Dave Buston / Getty Images

五億五千萬元的投資,興建這個多用途場地,火焰隊決意未來三十五年繼續紮根本土,牛仔節公園及東村地區取得突破性發展骨牌效應,輕鐵綠線準時配合,世界級演唱會重臨,這個決定,在經濟不景及新冠病毒疫情籠罩下,為卡加利帶來生機。

或者冰球場落成之後,市民仍會追問它對城市發展的影響力,但現階段的見解,本人認為這是政府有勇有謀有「吉士」的市政發展旗艦,更加是必需品。

樂觀地拭目以待!


*現役最舊 NHL 冰球場館:紐約麥迪遜廣場 (1968 – New York Madison Square Garden 但已翻新所以不算),及加州安納海姆本田體育館 (1993 – Anaheim Honda Centre)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